黃佐山:這是生命里多難得的恩情啊,一直支撐我走到現在。
  64歲的黃佐山終於了卻了一樁心愿。拉扯大四個孩子,照顧好三位老人,搞了一輩子的林木,現在他的眼中只有“林木”二字,這“林木”有兩個意思,一個是指他的十畝林木,一個是指在學校的師生之情。
  前天,時隔45年之後,他跟自己的初中班主任,75歲的唐應琴老師終於在萬州相聚。這麼多年,他一直忘不了,是唐老師給他買了人生的第一件棉衣。
  山貨 給老師帶來自家的雞蛋和花生
  雖然黃佐山家住普子鄉,但是兒女們大多在萬州城裡扎根,他對萬州還是挺熟悉的。他從同學那裡要到了老師的電話,來到了萬州老年大學的牌坊處,有些謝頂的他穿著軍綠色的大衣、牛仔褲、黑色皮鞋,一身整潔準備去見恩師。
  上一個大梯子,就是恩師家所在的小區。他用桶和大蛇皮口袋分別裝著自家產的雞蛋和花生,準備送給老師。
  因為是第一次來,找不到老師的門牌號,他一路問過去,問小區里玩耍的孩童。他想起自己當年也是這般年紀,現在看到孩子們不得不感慨歲月荏苒。終於到了電話里提到的35棟,要上沒有電梯的8樓,一大袋的雞蛋和二三十斤的花生等山貨可不輕,不過他力氣大,並沒有氣喘吁吁。
  家常 既聊養生,也聊兒女婚姻
  上樓的時候,老師的電話也打過來了,因為害怕他找不到地方,唐老師問要不要來接,聲音從8樓,親切地傳下來。找對地方了,黃佐山的步子更快了。老師掛了電話也在往下走,師生相聚的心越走越近。
  “哎喲,黃佐山你沒啷個變。老得有點快喲,頭髮有點……”在6樓的樓梯間,師生倆迎來了46年後的第一次見面,聽了老師的話,黃佐山連忙回答和點頭,在老師面前,不管多大歲數,他都是一個乖巧的學生。
  唐老師很快將黃佐山帶到家裡,端上水果零食,師生倆話起家常來,既聊養生,也聊兒女近況,老師還幫黃佐山的女兒做起媒來。唐老師大學學的是生物專業,後來輾轉教過數學,不過後來還是回歸到了教生物的路上。她還聊了好多養生的方法,久別重逢,卻像是難得的朋友。
  棉衣 老師都忘了,他記了一輩子
  除了山貨,老黃手裡還拿著當年學校畢業以及家裡人近年的照片,給唐老師看。黃佐山一屆的同學,55人已經走了5個,聯繫得上的不過二三十人,帶他的老師,可能還在世的也不過5人。
  唐老師頭髮還是黑黑的,看起來不像75歲的人,她輾轉教過四五所學校,帶出的學生有多少自己也記不清楚了,還在聯繫的有數百人。黃佐山是她獃了兩年半的龍角中學的學生,那時她既要教數學,又要當班主任,還要下鄉去勞動。不過黃佐山記了一輩子的、老師給他買新棉衣和扣碗的事,在唐老師的記憶里很模糊。
  黃佐山講起了唐老師在校時為自己所做的事,他人生的第一件棉衣是唐老師給買的,是一件黑色的時興棉衣,荷包是斜挎的,差不多是當時老師小半個月的工資。他正在長身體時吃不起肉,老師也偷偷給他買扣碗吃。“這是生命里多麼難得的恩情啊,可以說一直支撐我走到現在!”黃佐山動情地說。當年的恩情難以回報,女兒給了黃佐山1000元,讓他拿給唐老師買件衣服,但老師婉拒了。
  林木 他和老師一樣,也有片桃李園
  由於上小學時已經10歲,黃佐山初中畢業時19歲,從那以後他就再沒見過唐老師。從師生的交談中得知,唐老師自離開普子鄉之後,輾轉多校,跟黃佐山竟也是46年後才相逢。不過這些年,師生聚會,以前的學生找到她,她覺得心滿意足:“我和學生們像朋友一樣相處,大家一起打打麻將、聚會、嘮嘮家常之類的。”
  黃佐山畢業後扎根農村,,在那個年代拿到了難得的農藝的函授學歷,臨到退休都在奮鬥。“為什麼會到現在才找當年的老師、同學?也不怕大家見笑,直到去年家裡的內債外債才剛剛還清,就想現在是不是可以做一點自己想做的事情了。”黃佐山坦然地說。
  現在黃佐山也有了自己的一片“專屬地帶”,大約10畝的一片林木,包括槐樹、桃李等品種。他打理林木很有一套,據說每到夏秋,這10畝林木無比的豐碩,他已邀請了唐老師去看看走走,他想用自己的雙手和智慧,表達對老師的感謝和祝願。  (原標題:老師,終於找到你 )
創作者介紹

Kevin

gi23girew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